2014年05月21日

sunbet管理网录口:女中学生被辱骂殴打脱衣拍视频 精神状态出现问题

开学一个多月了,广西北海市合浦县曲樟乡中学生小萍(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,小萍为化名)却因为精神状态出现问题,休学在家,没法重返校园。

3个月前,小萍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欺凌事件。她被几名同学叫出去,在学校后门的一处小树林被人辱骂殴打,过程被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。

事发时,参与施暴的少女全都未满16周岁,其中一些人之前还是与小萍交往密切的好友。这起事件给9名当事人的家庭蒙上了阴影,也让这些花季少女的人生付出了惨重代价。

QQ头像引发的校园欺凌

今年6月22日下午5时30分左右,曲樟中学初二学生小萍被两名女同学叫住,说要带她去问一点事情。

“保证不会被打,会安全送你回家的。”在劝说下,小萍被她们用电动车载到学校后门的一个小树林里。

在那里等待小萍的,却是她不认识的两名社会少女,还有学校不同年级的其他4名女生。

原来,社会少女刘某林怀疑小萍盗用其照片作为QQ头像跟别的男生网恋,而怀恨在心,便叫上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要“修理”一下小萍。

尽管小萍解释说只是个误会,但接下来的20多分钟里,她依然遭到了殴打。刘某林叫上其他女生轮流对小萍实施殴打,并指挥在一旁的女生用手机录下视频,扬言要发出去给小萍一个教训。

事后流出的视频显示,打人者面戴口罩,扯着小萍的头发边打边骂,小萍置身于众多女生的包围下。

小萍的母亲吴女士在曲樟乡的街道上经营一家发廊,当天下午6时10分左右,她接到班主任的电话,问小萍回家了没有。得知还没回,班主任说有学生讲小萍可能挨同学打,可能出事了。

吴女士马上叫上丈夫,分两路去找孩子。

“我和学校的郭老师开着电动车去找小萍,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人,不知道怎么办好。”吴女士说,等她回到家时,小萍已经先回来了。她只见女儿吓得脸色发青,身上也有多处淤青和伤痕,她掀开女儿的衣服想查看伤势,发现女儿的内衣都被撕烂了。小萍边哭边告诉父母,自己不但被围殴,还被脱了衣服拍下视频,视频可能已经发上网了。

吴女士把这件事告诉了学校,曲樟中学校长认为涉及校外人士殴打学生,必须报警,一位副校长立即带着小萍一家到曲樟派出所报案。

当晚8时许,民警将8名涉事人员及其部分监护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。

第二天,涉事方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调解,有5名当事人及其监护人在派出所当场道歉、赔偿费用,签下调解协议书。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,8名在场的女生中,5人被公安部门给予行政拘留5日~11日的处罚并处罚款,另外3人因为没有直接实施殴打行为,情节特别轻微,不予行政处罚。

根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21条的规定,这5名打人者因为不满16周岁,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不执行。

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解释,尽管不执行拘留,但这份处罚决定会留在这5名女生的档案里。

“发生这个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,平时都是关系挺好的同学,包括他们家长关系也挺好,之前也没有什么迹象。”曲樟中学校长说,他在曲樟乡从教30多年,这种暴力侵犯学生的事还是头一次遇到,“她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矛盾啊!”

小萍的班主任邓老师告诉记者,一名涉事学生在她的班上就读,回忆起小萍被欺负的事,这名学生表示,完全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,以为就是同学之间打打架。

删不去的伤痛

据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回忆,事发当晚,除了调查案件,警方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防范暴力侵害的视频进一步扩散。

最初,参与拍摄视频的罗玲(化名)把视频发到了她创建的一个30多人的QQ群里,派出所找到她,她马上把这个群解散了。“当晚,我们把群里所有人一一找到,要求他们把QQ、微信等社交媒体一个个打开检查,删掉手机里的视频,做了大量工作。”甘维良说,当晚他还与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联系了3次,因为处置及时,当时这个视频并没有传播开。

曲樟中学当晚也配合警方工作,等到把所涉学生全都找来,一一检查手机删除视频,忙完已是凌晨2点多了。

视频可以删掉,但欺凌事件给小萍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抹去。

起初,小萍还能正常地跟父母和警察交流。事发后第三天,邓老师去小萍家探望她时,她还能“问一句答一句”。在邓老师的印象中,小萍在班里面比较文静,平时也不大爱说话。

但事后差不多10天左右,母亲发现小萍出现了异常。“一天夜里她睡到大半夜起来,我以为她是喝水或是上厕所,结果她跑去弟弟妹妹的房间捏他们的脖子、打他们,我就怀疑她精神问题了”。

7月5日,夫妻俩带小萍到合浦县第三人民医院检查,这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,小萍被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。

小萍家在当地算是条件不错的家庭,家里盖有一栋3层半的小楼,买了汽车。之前,她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,出现异常后,母亲便陪她住在一起。

家人注意到,小萍变得沉默寡言,脾气也暴躁起来。衣柜的柜门被她踢掉,她最喜爱的背包也被扯烂背带,扔在一边。很长一段时间,除了吃饭,小萍总是待在二楼的卧室,还时常锁着门。一次,母亲给她清理房间,发现她把出事那天被扯坏的内衣剪烂,扔在床底下,床底下还有几张纸片。

纸片上斜斜地写着几行字:“头晕受不了,自尊没有了等于人生没有了,就此结束,活着没意义了, 外围体育投注,受不了、受不了……”

“从那之后,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,总是绷着神经,生怕女儿趁我睡着做出什么危险的事。”吴女士说,

8月25日,吴女士带着小萍来到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就诊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见到小萍时,她一头披肩发始终低垂,遮住面部。等候就诊时,母亲带小萍称了体重,得知她出事后瘦了10斤。

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医生表示,小萍现在这种状况,用专业术语来说是“亚木僵状态”,木僵状态是完全不动不说话,她现在还可以做一些事情,但她是类似木僵的状态,整个人都变得麻木。造成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,包括重度抑郁、极大的精神创伤等,受到巨大的精神创伤时人会“呆若木鸡”,但她现在已经是精神障碍的状态了。

“应激性精神障碍有时候会这样,刚开始还正常,过了应激期之后,每个人反应的时间不一样。现在无法确定她是否抑郁,因为她不开口说话,没办法进行评估,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先开口说话,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心理辅导、心理评估。”医生解释。

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女儿的尊严

曲樟乡是一个位于合浦县东北部的偏远乡镇,县城发往曲樟乡的班车每天只有3班。乡里约一半人口都外出务工或经商,也带来了不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缺失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