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"白银案"嫌犯高承勇受审 邻居至今不敢相信他杀了人

“高承勇就要受审了!”7月17日下午1点,甘肃省榆中县青城镇城河村,村民曾先生掏出手机,打开网上信息,给正在玩着扑克牌的其他邻居“读新闻”:7月18日上午9点,白银市中院将对被告人高承勇进行不公开审理……

去年8月底,涉嫌杀害11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落网的消息,传回高承勇的老家——位于黄河南岸的榆中县青城镇时,邻居们万分诧异:“不可能哦!他以前不仅与我们相处和睦,还乐于助人,那么一个老好人,怎么可能杀了那么多人?”

2017年7月17日,时隔近一年,在高承勇站上被告席前一天,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再度回访青城镇城河村后发现,高承勇用于藏身的“老好人”假面具,至今仍迷惑着他的部分邻居。

假面

邻居回忆:他曾经挺爱帮忙

回访·青城与白银

隔着黄河,一条县道连通两地

从甘肃白银公园路出发,的哥狄维东驾车一路往南,几分钟后,便驶上了白榆公路。

白榆公路,白银市区通往榆中县的县道。这条公路,是白银市区通往高承勇老家——青城镇的唯一公路通道。

“现在是高楼林立。而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上了白榆路,还看不到多少车和人。”狄维东说,高承勇当时在城里作案后,“潜回”35公里外的老家青城镇,只有这条路可走,无论坐车还是通过其他方式。

狄维东,出生于1985年。高承勇作第一起案时,他才3岁。

县道还算平整。继续向南,大概30分钟左右,抵达黄河北岸的水川镇,绕镇而过,驶过青城黄河大桥,来到青城地界。

青城镇,又被称为青城古镇,是兰州市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,也是甘肃古民居保存较为完整、非常难得的古镇。如今,整个古镇已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。

“我们从白银城区到青城古镇,大概耗时不到一个小时。”狄维东说,回到高承勇作案的时间段,他乘车往返,所需时间可能要长得多。

青城古镇一位老者说,按照行政区划,青城古镇隶属兰州市榆中县管辖。相比榆中县,古镇距离白银市区更近一些,白银城是古镇居民进城的第一选择。同时,与2013年实现公交化相比,在2013年以前,从古镇到白银,人们出行交通方式只有一个选择:过黄河,在水川镇坐班车去。“往返一趟,至少也要大半天。”这位老者说。

据警方通报,高承勇真正开始在白银城区长期居住,其实是在终止作案的2002年以后。而上世纪90年代之前,高承勇的人生重要坐标,定格在青城镇。

回访·族谱和祠堂

丢尽颜面,族谱里仍有他的名字

7月17日下午2点,位于条城街的高氏祠堂,游人稀少。祠堂内的捐赠功德碑上,没有高承勇的名字。“他?几乎没有来过这里。”提及高承勇名字,祠堂守护人说,“他做错了,理应受到法律的审判。”

高氏祠堂始建于1779年,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在古镇,属于一处颇有点人气的景点。游人要想进入,需购买价值35元的古镇通票。

不过,在去年8月26日以后,被吸引来到这里的人,不再仅局限于那块清代道光帝御赐牌匾,也不再仅仅想听高氏家族出了7位进士那些事,他们的谈资换成了高承勇,祠堂管委会主任、青城高氏现任族长高孝友,总会遇到寻来的“路人甲”,希望获得更多关于高承勇的谈资。

面对游客们对高承勇的“纠缠”,高孝友显得非常不耐烦:“他只不过是青城高氏后代中的一员,我们高家,出了很多正面人才。”“他的做法,不能代表高氏。有媒体把高氏祠堂图片,配在写他的文章里,我有意见……”早在去年,当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来到高氏祠堂探访时,高孝友就曾对这些事“大为光火”。

7月17日下午,高孝友却没有出现在高氏祠堂。祠堂守护人是高家的媳妇,她说“高承勇受审,大家都知道。他做错了,理应受到法律的审判。”

翻开《故条城高氏族谱》,在474页,高承勇名字仍在列。“他是杀人恶魔,法律会给予他严厉制裁。他的错,丢尽高家颜面。而他姓高,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。所以名字依旧在族谱里,没被逐出。”高家媳妇说, 28365365体育投注,放在过去,根据传统宗亲关系,可以把高承勇带到祠堂,适用“族规”给予惩罚。现今,是法治社会。“我相信,法律会给予高承勇严惩。

梳理高承勇嫡亲族谱,高承勇父亲辈有六兄弟,作字辈份,名依次为“荣华富贵财源”。高承勇的父亲高作华,排二。

高承勇的嫡亲哥哥高承明,就居住在高氏祠堂后面不远处。不过,至今无人能与高承明取得联系。高承勇的一位堂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就直截了当回复“我们和他不熟没有关系”或已给出答案。

回访·老宅与邻居

邻居至今不敢相信他杀了人

高承勇的老宅,位于青城镇深处的城河村。

这里的房子,几乎都是由砖垒加土坯式结构建造。

穿过一条接一条的蜿蜒小巷子,如不是熟悉者指路,高承勇的家,还真难以找到。巷子里,或许因为已多年无人常住,特别是高承勇落网后,其家人再也没有回来的缘由,铁制大门已完全生锈。两边门框贴着的春联,也完全褪色。门上,除那把锁头显眼,还有门上的两处鞋印,也略微显眼。另外,门上写有的“感恩”二字,也依稀可见。

透过门缝,院内杂草丛生。阳光照耀下,和院内那棵枣树树叶一样,不仅茂盛,而且翠绿翠绿的。邻居介绍,这处老宅,是1986年高承勇结婚时,与哥哥分家所得。其实,他家其他子女从父辈分得的房产,基本一致。区别在于,周围堂兄弟和亲属,经过外出打拼挣钱归来,将土坯房改建为新砖房。而高承勇家,在2002年集体搬迁至白银,老宅和耕地便一同抛弃。

“他很早就出门去了,我嫁过来时,很少与他接触。”邻居家的一位媳妇,是1989年嫁过来的。那时,高承勇已在白银犯下了第一起案子。

这位媳妇回忆,在她的印象中,高承勇不怎么爱说话。见面时,打一声招呼,便不再有更多的话了。与周边邻居相处得也很和睦。哪家有什么事,喊到他会很乐意去帮忙。他的妻子要开朗一些,爱开玩笑。

“我至今还是不敢相信杀人的事,是高承勇干的。”和一年前一样,对于高承勇“恶魔”一面,多位邻居与这位女士至今“不敢”相信,毕竟,高承勇在他们面前戴着的“假面具”,起到了掩盖他“真面目”的功能。